首页:  主页 > 旅游 > 正文

买卖婴儿背后亲子鉴定造假调查:无血缘关系鉴定为亲生

2020-09-14 20:34 网络整理

  3份假血样,连同3个假名字一起,被送到了广州一家司法鉴定所。3天后,一份子鉴定报告出现在“广州公法链”官网的示证平台上。

  两个并不存在的人,建立了法律意义上的父子关系

  8月下旬,新京报记者卧底进入网络送养、子鉴定等社交群组。一名“司法黄牛”与记者搭线后,用虚假材料为记者代办出一份“亲生关系”的司法亲子鉴定报告。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,在一些社交群中,隐匿着不少类似的黄牛,他们瞄准群里的非法领养者,代办亲子鉴定,帮领养的婴儿落户,并收取少则八千、多则数万元的费用。

  一名代办人员称,他可根据委托人需求,办理全国多地的司法鉴定意见书,通过调换血样,拿到想要的鉴定结果。和很多“司法黄牛”类似,他自称和正规鉴定机构“合作”,当事人不需到场,甚至不用提供血样,也能拿到鉴定报告。“不管是不是亲生的,都能帮你做成亲生的。”  

  参与打拐多年的志愿者上官正义向新京报记者透露,这些通过调换血样“造”出的亲子鉴定,普通人很难验证真假,对非法领养甚至是拐卖的儿童来说,这已经成为“洗白”身份的秘密手段。

  买女婴的领养人:花了3万多,孩子被鉴定为“亲生”

  8月17日上午,“未婚先孕互助群”又热闹起来。

  “宝妈要补偿多少?” “出生证怎么办?”这是为送养婴儿组建的QQ群,成员有准备送养的宝妈和等待领养孩子的人。他们在名称中分别标注着“S”和“L”,每天在群里讨论着孕期、价格,以及送养相关的问题。

  在这里,送养的宝妈大多会索要一笔“营养费”,她们用“补3”、“补7”这样的暗语报价,意思是送养的价格为3万元或7万元。

  另一个讨论热烈的话题,就是“怎么办出生证”。因为是违法送养,领养后的家庭要面临给孩子落户的难题。当有人抛出这个问题时,群里隐匿的“中介”就会以代办出生证的名义主动搭线。

  打拐志愿者上官正义在这个群里已经卧底两年时间,他告诉新京报记者,这个QQ群每隔一段时间,就会变动一次,有新人进入,也会刷掉一些已领养过婴儿的人。

  8月下旬的一天,他在群里询问“谁能办证”后,马上就有多名群友发来好友申请。

  其中一位群昵称为“知秋”的领养者,引起了上官正义的注意。这名重庆女子,自称在今年4月,花费3万多元,从甘肃领养了一名未满月的女婴,直到8月份,才找到人代办了出生证明。通过朋友介绍,“知秋”联系到一位司法鉴定所的工作人员,将其领养的女婴鉴定为“亲生”,然后从医院补办了出生证,并在重庆市渝北区顺利落户。

  “之前也听说,有人通过做假的亲子鉴定,洗白被拐或非法领养婴儿身份,但当时我不相信司法鉴定能做假。”上官正义称,直到“知秋”给他发来补办的出生证明,以及孩子户口页的照片,他才觉得“可能是真的”。

  新京报记者看到,“知秋”发给上官正义的上述出生证照片显示,女婴4月12日出生,证件签发日期为8月18日,且盖有重庆市出生医学证明补发专用章。

  聊天中,“知秋”告诉上官正义,之所以能将女婴鉴定为“亲生”,是因为代办人员帮她准备了其他“亲生”家庭的血样。她和丈夫并未提供检测样本,只是在鉴定委托书、血样袋上写上自己的名字,几天之后就拿到了鉴定报告。

  据“知秋”透露,她拿到鉴定报告后,在重庆市渝北区妇幼保健院给领养的女婴补办了出生证明。9月4日,新京报记者前往该院反映此事,医院工作人员称,8月18日,该院确实为“知秋”的孩子补发了出生证,但经查询档案,未发现办证的材料、流程有问题。

  神秘的“司法黄牛”:不用本人到场,能在多地办亲子鉴定

  8月底,新京报记者以领养者的身份,进入一个名为“缘分相遇”的送养微信群,该群与上述QQ群类似,有送养者、领养者等人,“知秋”也在群内。

  “谁能帮忙办理出生证明?”记者在群内询问,随后“知秋”主动添加了记者微信。她询问了记者的领养情况后称,可以帮忙牵线,让记者通过办理司法亲子鉴定的方式给孩子补办出生证明。

  知秋称,自己曾花3.6万元办成,办好证后才收费,“亲子鉴定报告,会显示亲生的。”

  “知秋”将记者引荐给帮她代办亲子鉴定的男子。电话中,此人自称姓马,人在广州,“只要你们当地的妇幼保健院认可省外司法鉴定机构的报告,就没有问题。要是不认的话,我还能帮你办当地的,只不过稍微麻烦一点。”这名男子声称,自己跟全国大部分地方的鉴定机构都有联系,可以代办。

上一篇:美加州野火蔓延至少12人死亡 附近城市被烟尘笼罩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