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:  主页 > 旅游 > 正文

女子手术近5年后阴道取出纱布 医院:建议走司法途径

2020-05-13 10:01 网络整理

  大同一女子手术近5年后阴道取出纱布,医院建议其走司法途径

  在同煤集团总医院做完子宫下垂手术近5年后,因身体不适,山西省大同市一65岁女子张霞(化名)又去大同市第三人民医院妇科检查,发现体内留有一块医用纱布。

  张霞的儿子谭先生(化名)5月12日告诉澎湃新闻(),母亲近5年前在同煤集团总医院做过子宫下垂手术,他认为纱布那时便在体内未取出,多年间,给母亲精神上、身体上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。“现在她行走困难、小便失禁、需要带着尿袋,还要输液消炎治疗。”

  同煤集团则回应称,在前述手术中确实使用过纱布,但已于术后两天取出,有病程记录记载,且术后复查,阴道中也无异物。“该院的医疗行为无过错”“建议通过医疗事故鉴定、司法等途径解决”。

女子手术近5年后阴道取出纱布 医院:建议走司法途径

女子手术近5年后阴道取出纱布 医院:建议走司法途径

  谭先生在大同市政府服务热线上反馈情况,获得了同煤集团的回复称,医院已取出纱布,医疗行为无过错。 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提供谭先生提供的一份12345政府服务热线网站2020年3月21日的回复截图显示,同煤集团2020年3月17日,通过该院妇科主任与大同市第三人民医院郭主任具体了解患者情况,确实(从张霞体内)取出一块纱布。

  5月12日,曾为张霞做妇科检查并取出阴道内纱布的郭主任告诉澎湃新闻,她于3月4日给张霞做全面检查,发现阴道内部有异物,是一块纱布。“该纱布大小为中纱布,恶臭且发黑,存在的时间应该不短。”

  同日,大同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,3月份他们曾接到过张霞和同煤集团总医院纠纷的相关情况反映,但这个事情他们无法调解,需要医院承认事故是他们造成的才能进行调解。他建议,张霞及其家属可以走司法鉴定、医疗事故鉴定等渠道。

  澎湃新闻拨打同煤集团总医院医患科的电话,接听人表示,负责处理该类矛盾的工作人员正开会,并留下记者电话。截至发稿前,处理人暂未回复。

  因身体不适进行体验,发现阴道里有纱布

  谭先生告诉澎湃新闻,2015年7月,其母在同煤集团总医院做了子宫下垂手术。

女子手术近5年后阴道取出纱布 医院:建议走司法途径

  2015年7月,谭先生的母亲曾在同煤集团总医院妇科做手术。他提供的一份落款日期为2015年7月7日的手术记录显示,其母在大同市煤矿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医院妇科做了“下行阴式子宫切除术+阴道前后壁修补术+尿道折叠术+盆腔粘连松解术”,缝合之后在“阴道内填塞碘伏卷纱一枚”。

  他称,术后母亲时常感觉不适,一直到后来出现了尿憋、尿血、腰疼、走路困难的症状。后于2019年5月、6月两次到同煤总医院妇科就诊,但没有查出结果。

  2019年11月,其母到大同第三人民医院泌尿科检查,经诊断患膀胱炎,并做了手术。

  2020年3月4日,经大同市第三人民医院妇科专家全面复检,发现其母阴道处留有医用纱布。

  “纱布都已经发黑了。”谭先生提供的图片显示,有医院工作人员对着一块发黑、成团状的纱布拍照。

女子手术近5年后阴道取出纱布 医院:建议走司法途径

  2020年3月,谭先生的母亲在大同市第三人民医院取出了一块纱布。他提供的一份大同市第三人民医院3月4日门诊病历显示,张霞的病史为“子宫脱垂术后5年,合并膀胱净手术后3月余,放置尿管3个月。”

  检查内容为“阴道异形纱布大块,恶臭感,有脓血样分秘物。”

  诊断结果为“阴道异物,阴道重复感染。”该病历有主治医生签名。

  同日,澎湃新闻通过大同市第三人民医院分诊台,联系到曾为张霞做妇科检查并取出阴道内纱布的郭主任。

  郭主任告诉澎湃新闻,她于3月4日给张霞做全面检查,在发现张霞阴道有异物的情况后,她曾向做膀胱手术的医生了解情况,做膀胱手术的医生表示,膀胱手术并不会观察阴道,所以当时没有发现纱布的存在。

  郭主任表示,在妇科检查中,她发现阴道窥器进不去阴道,由此发现张霞的阴道内部有异物。“在取纱布的过程中,我们发现该纱布应该是一块中纱布,塞得很紧,恶臭且发黑,存在的时间应该不短。”她说,“具体的存在时间和进入途径我们无法判断,但阴道感染已经很严重。”

  她曾经追问过张霞的病史,得知张霞近5年间做过一次阴道脱垂手术和一次膀胱手术。

上一篇:中通否认暂停武汉部分地区揽件:系第三方物流造谣
下一篇:“厨师吐口水”饭店殃及同行 隔壁火锅店称生意变差